无忧美趣媒体号
国内最具潜力的平台
诗词的最高殿堂
无忧美趣教育号
爱读书,爱创作,爱朗读。
读创风行,兴趣教育。
镶兰四屯我的故乡

现在是2017年,三十四年前的1983年,今天的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双城区兰棱镇立志村那时还叫黑龙江省双城县兰棱公社立志大队。其实她最古老的名字叫镶兰四屯,53年前我就出生在那个叫做镶兰四屯的地方,后来因为考学工作的原因告别了她。 如今,我离别故乡已经三十多年了,故乡不但没有因为岁月的流逝模糊在我的记忆里,反倒日益强烈的唤起我沉淀了多年的沉甸甸的记忆。

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听老人们讲,立志村在大清朝的时候是旗人聚居的地方,按着满族八旗次序命名叫做镶蓝四旗,也叫镶兰四屯。伪满洲国的时候伪政府在那里设置了伪警察署,并且重新命名为老六署,纳入伪满洲国的管理序列,但是当地的人们大都仍然习惯地亲切地称呼她为镶兰四屯。

在我的记忆中,镶兰四屯虽然是典型的乡村,在中国众多的乡村里极其普通极其不显眼,但是她棋盘似的街道和规章有序的布局都是我在后来许多别的地方的乡村很少能见到的,这也许是满族八旗建屯的特点吧?

镶兰四屯历史非常悠久,这一点有屯子东西两头的三个硕大的大深坑可以作证。据说那是镶兰四屯一代一代的人们挖土打墙和泥制坯建房垒舍的结果。以前的岁月究竟怎样我不知道,我记得我小的时候,屯子里的人们住的都是泥土坯垒成的房子,每年夏天麦收之后,生产队就会用马车从那三个大土坑里拉黄土运给各家各户,趁着农闲时节,每个家庭里的男劳力就用碎麦秸秆与黄土一起加水搅拌和成粘稠状的胶泥,再用泥板均匀的抹在房屋的外墙上,给茅草苫盖的土坯房穿上一层新衣,这既是为了抵抗大自然对房屋的侵蚀,也是为了美观,更是为了保暖。老人们都说针尖大的窟窿透过斗大的风,抹上一层泥能够堵住土墙上出现的裂隙,确实有利于保暖。不知多少年过去了,屯子两头儿那三个大坑越挖越深越阔越大。记得我小的时候,每当冬天大雪过后,大坑里从坑沿直通坑底的斜斜的马车通道就成了极好的滑雪路面,这时候就常常与好多小伙伴们一起去到那几个大坑里打“出溜滑”,而且乐此不疲。

到了夏天,坑底积满雨水,水坑就又成了我们玩水嬉戏的乐园。有一年夏天,一场大雨过后,坑里积了很深的雨水。天晴以后小伙伴都到水坑里洗澡,水性较好的二蛋一个猛子扎到水里就再也没能活着回来,可把大家吓坏了,那之后我们再就很少去坑里玩水了。


亚博体育ios版这三个大坑以屯子西北面的大坑最有特点,在这个坑里靠近东侧边沿有一处孤立突兀的大土墩,直上直下地矗立在那里,顶端面积足有三间房屋那样大。周围已经因长年累月的挖掘而深陷下去了,唯独这大土墩上面还保持着原生态。站在坑边看那土墩上面能清晰地看见砖瓦的残迹,昭示着那里曾经有过砖瓦结构的建筑吧!仅仅这一点就足以令人惊讶不已。坑的岁月已经非常悠久了,那土墩上的砖瓦结构建筑肯定更悠久了吧,而我儿时的镶兰四屯的人们还都居住在泥土坯垒成的茅草房里,就此推导回去:当那土墩还与坑沿相连的时候,当那砖瓦结构的建筑还鲜活安在的时候,在当时的人们心里会形成怎样的反差会造成怎样的震撼啊!怀着好奇心,我曾向屯子里好多年长者探问那土墩及其上面的建筑根源究竟,可是,没有谁能给我一个确切的答案,他们大都把他们从他们的先人那里听来的传说告诉我——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游方道士来到了镶兰四屯,他站在土墩所在的肥沃的土地上,手拿拂尘面向遥远的南方,观看了很久很久之后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对身边围观的人们说道:前面的那座山叫珠山,里面有一宝贝,我要在这里建一座道观作法,来帮大家把那珠山里的宝贝降服拿住,让大家都过上幸福美满的生活!在现在黑龙江省的西南与吉林省交界处有个叫蔡家沟的地方确实有一座小土山,不过人们现在叫它猪山,据说那就是当年那个道士所说的里面藏宝的那座山。据说当时的人们听了道士言讲之后都信以为真,纷纷踊跃出钱出力很快就盖起了一座富丽堂皇的道观,那道士就整天把自己关在道观里施行法术要去降服那珠山里的宝贝。人们还不断地把好吃好喝的送进道观里供那道士享用,期盼着他早日把那宝贝降服过来好去过他们希望的幸福生活。可是后来又有人说那老道士是李自成的部下,那李自成被满族人入关剿灭后李自成的这个部下侥幸活了下来,他不甘心自己的失败,于是就把自己打扮成道士到这里来是想用魔法损害大清朝的一统江山。此说法在当时的镶兰四屯的人们中间不胫而走,可就惹恼了满囤子的百姓。在满族人建制的屯子里干有损满族统治的勾当,这还了得?于是,在一个漆黑的夜晚,趁那道士不备,屯子里的一众男女一把火烧掉了那道观。大火过后,人们在瓦砾堆里翻找那道士的骸骨,却怎么也找不到。人们开始怀疑那道士是李自成的部下的说法可能不对,都又开始相信那道士是得道成仙的高人了。人们开始后悔了,可是到处去找却再也找不到那道士了。为了纪念那个道士,人们就把那块曾经建筑道观的地方永远地保存了下来,以至于后来的人们即便是挖坑取土也绕过那个地方,最后使之竟然与四周全然分离开来,成了独立孤傲的一个大土墩,一直就那样矗立到了今天。也许那土墩就是那个道士幻化的吧,他至今还顽强不屈地挺立在那里,他一定是要把珠山里的宝贝拿到手献给曾经误解过他的人们,进而证明他的美好初衷啊!

我无法证明那个关于道士的说法究竟是否真实,但是,我猜测那墩顶真的曾经建过道观应该属实吧?

小时候我也曾费尽力气与伙伴们合作登上过那土墩的墩顶,在那上面找寻了好多小碎砖瓦块当作打弹弓的子弹。去年夏天,时隔三十多年后再次回到故乡,我没有忘记去看看那仍然健在的土墩。土墩还在,只是顶端更加颓废了。站在大坑边沿远眺那土墩,影影绰绰还能看见墩顶的碎砖乱瓦隐藏在稀疏的蒿草里,整个土墩与四周广阔的大坑形成鲜明的对比,它极不协调地孤零零地站在那里承受着经年累月的风霜雪雨的洗礼,不知道它还能坚持到什么样的岁月。此情此景让我内心突生怜意,故乡是以符号的方式铭刻在游子的记忆里的,一旦那符号在现实中悄然离去,那记忆的符号还会给游子带来美好的回忆吗?

在我的记忆里,在镶兰四屯的屯子西南角有一口辘辘老井也让我难忘。今天这口辘辘老井早已经被通往各家各户的自来水管道所代替,那深不见底的辘辘老井被人们精心地保护起来成为镶兰四屯怀古凭吊的难忘记忆。


听老辈人讲,当年在镶兰四屯这块地方开荒斩草的只有几户人家,这里肥沃的土地吸引了他们,于是,就决定定居在这里。可是,这里远离河流水源,离最近的河流——拉林河(当地人俗称兰棱河)也足足有二三十里地路程。为了解决吃水问题,当时的人们决定自己动手挖一口水井。镶兰四屯地处东北平原腹地,土层极厚,以当时的技术条件人工挖井谈何容易!可是,我的先辈们没有望而怯步,他们合力开始了挖井大会战。挖了三十多米深的时候不见有水,挖了五十多米深的时候还是不见有水,但没有谁泄气,他们深信只要不停地挖就一定能挖出水来的。不知道他们挖了多长时间,当挖到八十多米深的时候,下面挖掘的人终于看见有水了,于是赶紧仰头对着遥远的井口高声喊叫:出水啦! 快下井底木(铺在井底,由整块木板制成,与井壁木组合成立方体状,四角留孔洞,使水过滤到井壁里面,供人们汲取饮用。)? !上面的人听到后就手忙脚乱地用绳索绑缚了那井底木准备放下去。突然,下面又传来火急火燎的喊声:不好啦!水出的太旺了!不赶趟安放井底木啦!快下井壁木吧(用木板制作的井字形框架,无数个这样的井字形框架连接起来就成了构成井壁的立方体)!于是,上面的人又立马放开井底木,迅速向下面有序地放进井壁木。就这样,在人们紧张而又兴奋的忙碌中,一口清澈甘冽的深水井在镶兰四屯诞生了。从此,在它的滋润下,我的故乡镶兰四屯不断地成长壮大。直到我出生的时候,这口老井仍然充满青春的活力。尽管当时人口众多的镶兰四屯已经有好几口类似的辘辘老井,但唯独这口井最深,水也最旺。在那战天斗地的岁月里,人们学大寨、学习小靳庄,屯子里的人们抗旱抽水浇地,其他井里的水很快都被抽干了,唯独这口井里的水怎么也抽不尽。我小的时候也曾无数次好奇而又胆怯地趴在井口向下面张望,只看见幽远的井底仿佛有一角蓝天在微微荡漾。每当此时,我都有一种跳下去的冲动,想去实地看看我们的先辈们曾经触摸过的地方究竟是什么样子,可是,我立马会被自己这突兀的想法惊得跳了起来,赶紧躲到远离井口的地方去了。

谁都热爱自己的故乡,我也一样。我的故乡镶兰四屯留给我的印象实在太深刻了,如果让我讲述对她的难忘记忆我几天几夜也讲不完。除了那广阔深邃的大土坑和那清澈甘冽的深水井给我留下刻骨铭心的记忆之外,我小学的读书时光也让我终生难以忘怀。? ? ? ? ? ?

我的小学时代是在我的故乡镶兰四屯度过的。给我留下最深印象的是我们的音乐老师,老人家教我们的时候就已经五十多岁,快退休的年纪了。我最愿意上他的课,不是我会唱歌和愿意唱歌,实在是我想听老人家上课时大段大段地讲古道今,从他那里让我知道了好多我从不知道的人和事。正是由于他老人家那口若悬河的讲述开启了我读书的欲望之门,直到今天我扔酷爱读书,而且乐此不疲。

记得有一次我们的音乐老师来给我们上课,又打开了他老人家的话匣子。他给我们讲我们党的历史上几次路线斗争,从陈独秀讲到王明讲到李立三讲到高岗讲到饶漱石,一直讲到批林批孔。现在想来,当时的我们肯定谁也听不懂那些过往的事,因为刚刚上二年级的我们实在太小了吧,真的不懂啥叫路线斗争。可是我记住了他讲述的这些人的名字,成了我后来在学习上究根问底的动因。当时留给我们最深记忆的是老人家讲完这些人和事以后,十分动情地问我们道:反动派要刮十二级台风把我们的红色政权刮倒啊同学们!我们这些革命事业的接班人能答应他们吗?!我们见老师激动地问我们,就都齐声响亮地回答道:坚决不答应!坚决不答应!!老师听见我们的回答非常高兴地说道:对!咱们坚决不能答应!咱们要刮二十四级台风把这些牛鬼蛇神全都刮回去!对不对呀?我们又异口同声地回答道:对!对!对!之后老师满怀激情地教我们唱了一首当时非常流行的儿歌,我至今还能完整地哼下来:三字经,坏!坏!坏!流毒千年把人害!工农兵,冲!冲!冲!批林批孔打先锋!红小兵,来!来!来!来来来把孔孟之道脚下踩!脚下踩!我记得我当时为了赢得老师的表扬我是极其认真地跟着唱这首歌的,而且还当堂展示了我的唱功。今天想来除了感到非常可笑的同时,又对那个时代的人们感到可怜,特别是对当时像我们这些于世事还很懵懂的孩子们更是有一种难以言表的滋味。人在儿时的记忆是很难磨灭的,儿时受到的影响刻骨铭心,在三观还未形成的儿童时代,能够给以正确的引领该是多么的重要啊。我之所以难以忘却我小学时代的音乐老师,现在想来,他是给过我引领的,只不过是当时还很幼小的我有意无意地对他的引领进行了修正甚或有意地进行了颠覆,才成就了今天的我。

记得我这位音乐老师给我们上课时曾经告诉我们说读书就要读红宝书,千万别读那些有毒的书。我很好奇,就问老师啥书有毒,老师就告诉我们说像三国啊红楼啊水浒啊西游啊什么的就是大毒草,绝对不能读。老师还煞有介事地告诉我们说哈尔滨市里有个小学生躲在楼里偷偷地看《西游记》结果看出神经病来了,有一天想像孙悟空那样腾空驾云,结果从高楼的窗口飞了出去,之后就摔死了!听了老师的讲述,我们都很害怕,都七嘴八舌地向老师发誓许愿保证绝对不看那些有毒的书,一定要认真读红宝书,长大好去接革命的班,好去保护我们的红色江山!


在我们镶兰四屯,我小学时的音乐老师不但在我们小学校威望极高,就是在整个屯子里,他老人家也是数一数二的文化人,他不但教我们音乐,还能教高年段的语文和算数,毛笔字写的非常好,屯子里搞宣传写标语全都出自我们音乐老师的手笔,他说的话当时在我们屯子里跟今天的圣经差不多了。所以,当他告诫我们说哪些书是毒草千万不能读的时候,我是遵守了很长的时间的。可是,老师要是不说哪些书不可以读还倒好,他这一说反倒激发了我寻幽探秘的兴趣。我家里那时真有老师说的那些所谓的毒草,是爱读书的姑姑想方设法藏起来才没有被红卫兵抄家时抢走。那时,“毒草”就在我的身边,我不知如何是好了。每当我要偷偷地翻看那些“毒草”的时候,音乐老师的叮咛就响彻在我的耳边,精神的煎熬考验着一颗儿童稚嫩的心,最终还是没有经受住好奇心的驱使,我悄悄的向那些“毒草”屈服了。真是不读不知道,一读吓一跳。那些“毒草”的“毒”性太厉害了,让我一读成瘾再难割舍。可是,家里的几本“毒”很快就被我“吸”完了,我就发了疯似的偷偷的四处寻“毒”。我们镶兰四屯是个古老的村落,能藏几本“毒”的人家不在少数,可是那样的年月,你懂得,谁敢示“毒”于我呀?更何况我还是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孩子呢!

我干了一件在今天看来特别败家的事儿,终于解决了我的“毒瘾”问题。

我家有一个大纸笸箩,里面装了满满一下子古钱币,几乎各个朝代的都有。平时都是我老奶奶像宝贝似的看护着,据我奶奶说那一大纸笸箩的古钱币是她上好几辈子的祖先流传下来的,是我们的传家宝,平时是从来不对外示人的。为了看那些所谓的“毒”书,我偷偷地用我家的古钱币与有书人家的孩子换来那些有“毒”的书看,我们的约定是书我读完就还回去,古钱币就不要了,因为不这样人家不愿意拿书给我看,为了看那些有“毒”的书,我算是孤注一掷了!就这样,我奶奶那一大纸笸箩的古钱币被我偷偷地一点一点的化作了我脑海里的古今中外的许多故事,我也因此神交了古今中外许多性格各异血肉鲜活的生命,我的思想之树也在不知不觉中参差错落起来,茁壮坚韧起来。当然,这代价也是昂贵的,我奶奶发现整整一大纸笸箩的古钱币不翼而飞了,简直是气个半死。我不敢说出真相,其他亲人又不知内情,我奶奶只能暗气暗憋了。直到奶奶去世之前她老人家也不知道她那一大纸笸箩的古钱币的真实去向,我奶奶是怀着无限的遗憾离开人世的,我是在奶奶下葬的时候长跪在奶奶的坟前默默地告诉她老人家的,希望奶奶地下有知能原谅她这个不肖子孙吧。

当我的思想之树在故乡镶兰四屯的土地上生根发芽成长壮大了的时候,当时青春年少的我一往情深地盼着到外面的世界去搏击风浪,如今,我已经离开我的故乡整整三十三年零八个月零一十八天了,我的故乡镶兰四屯渐渐的成了我想往遨游的海洋。水流千条归大海,有生之年我一定会回到故乡去的,不仅仅是为了记忆中的大土坑,不仅仅是为了记忆中的大土墩,不仅仅是为了记忆中的辘轳老井,更不仅仅是为了童年曾经唱过的儿歌读过的有“毒”的书以及奶奶的那一大纸笸箩古钱币。

最主要的是:镶兰四屯是我的根。

叶落——归根。


周云吉,笔名:亚博app官网。原籍黑龙江省双城区兰棱镇立志村。本科学历,中学高级教师。业余时间喜欢“爬格子”。偶有文字在报刊杂志以及网络平台发表。不追求笔墨惊人,只期盼有几杆修竹陪伴,一池碧水环绕,一群禽鸟歌舞,一片蓝天相鉴,三两好友品茗,一对知音手谈……
  • 1319人支持
点评一下呗
亚博app官网 置顶
镶蓝四屯是我的根!叶落——归根!
2018-01-21 09:44 ?回复 ? 1
半世 置顶
总回想起无忧无虑的日子
2018-01-18 14:52 ?回复 ? 1
王兴东 置顶
洋洋洒洒,文墨浩浩汤汤!
2018-10-02 18:53 ?回复 ?
水墨丹青 置顶
美文欣赏
2018-06-21 07:22 ?回复 ?
美趣君
叶落归根!感谢作者为我们创作了精彩的力作。欣赏学习,赞佩作者出色的文学才华、生活情趣和文学才华!
2018-11-21 15:12 ?回复 ? 1
亚博app官网回复 美趣君: 谢谢雅赞!谢谢鼓励!
2018-11-21 16:38 ? 回复 ?
无忧用户

2018-01-16 15:53 ?回复 ?
精彩
2018-01-16 15:35 ?回复 ?
  • 作品总数
    800
  • 创作天数
    386
  • 支持人数
    39012
关于无忧美趣 | 联系我们 | 商务合作 | 使用助手
北京民生正合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21880号-1
投稿邮箱:m51meiqu@163.com